西福勒斯

爱斯哈,雷爆德哈、伏斯、伏哈

等级:初三党
『系统提示:』
叮!新成就:

数理化钉子户

迪士尼后妈茶话会《Tough love(节目)》,上头。

没事啊,热圈是非多,太火了反而不好。


❌基本脱离原著宇宙,人物永远属于JKR❌

⭐主斯哈:魔药大师╳未来波特⭐


<><><><><><><><><><><><><><><><><><><>

                                 第四章

       某教授似乎忘了他完全可以用幻影移形。

       斯内普不知道哪拿来一把扫帚,跨上扫帚。犹豫了一下,一手扶着哈利,让哈利坐在自己前面,另一只手抓着扫帚,轻轻一蹬,扫帚便腾空飞了起来。


 

      事实证明,魔药超好的人飞行也很好,看来斯内普只是特别讨厌扫帚和魁地奇。毕竟,当年他也是当过魁地奇裁判的,总得会点。哈利想着,别扭地动了动。

      斯内普瞬间感觉到前面的人的动作,于是他迅速把扶在某人腰间的手抽回。

     “波特先生,请你坐好了,除非你想被甩下去……不过救世主可不禁摔。”

      扫帚仿佛又颠簸了一下,哈利立刻抓紧扫帚。

      “教授?”

      “月台失效了,不然你以为我愿意做一个该死的格兰芬多运动?还要载一个不知死活的波特姓小鬼。"

      “马尔福他们呢?”

      “你和德拉科刚刚不是差点吵起来吗?怎么?还真怕我把你卖掉?”斯内普挑了挑眉。

      “不不,”哈利说,“我只是没想到德拉科说的还真对,还真的是去撞墙。”

       等等,刚刚德拉都哭得那么惨,自己却像没事人一样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

        嘿嘿。

     

       没想到?不知道是谁看到德拉科撞得眼冒金星然后自己也装的眼冒金星。

       厉害啊,这演技,可惜,演给了错误的人看。

      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sa还是装sa

      “波特先生,我想,你是以为我看不出来?”



       emmm……这真是一道送命题。

 


      “斯、斯内普教授……”哈利吊儿郎当紧张的看着斯内普,突然往他身上一扑,用他那水汪汪的绿色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斯内普,毫无征兆地大哭起来,“呜呜呜呜,斯内普教授,你和那个马尔福的妈妈骗人……呜呜,不是说可以过月台的嘛……呜呜呜呜~”

        装得够像了吧!!


       斯内普抽搐了两下嘴角,没事没事不生气明天看他怎么扣光这崽子的分。

    

      不过一看就知道哈利根本没有撞到哪里。

     

      斯内普和哈利仍在来的路上,腻腻歪歪(?)而办事效率极高的马尔福早已到达目的地了,并且大马尔福已经走掉了。

          “小巫师们,我是教授麦格,同时也是格兰芬多的院长,我相信未来终有一天霍格沃茨会以你们为荣!过会儿,我们去大厅,然后举行一个重要的仪式——你们会被分院帽分到四个学院去……”

       德拉科走进去,打了一个哈欠,真是无聊的开场白啊,四个学院在家里父亲也早跟自己说过了。

       “啊!我的蟾蜍!”有个男孩也心不在焉了,四下瞟望着,却找到了一只蟾蜍,瞬间扑倒在地,一边抓一边一惊一乍地叫道。

       “纳威!嘘……”另一个一头红色头发的男孩像是他的同伴,想制止他却已经来不及了。

       头发,长袍,雀斑,性格,看起来是韦斯莱的小儿子没错了,好像叫什么……恩,哦对,罗恩。

       纳威也反应过来,有些紧张地看了看麦格。

      “要我说的话,纳威,你打断教授说话,不管马上会被分在那个学院都应该被扣分,”德拉科和刚刚结识的高尔和克拉布站出来说道,“不道歉——我觉得你们更应该扣分。”

      “你是什么人?”罗恩立马问道。
      “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德拉科鞠了个躬挑衅地说,“红色头发,韦斯莱式旧袍,一脸雀斑,一看就知道你是罗恩•韦斯莱,罗纳德。韦斯莱家的小儿子。”

       “你知道又怎么样?你是什么人?”

       “住口!除非你俩想都被扣分!”一个棕色蓬松头发的女孩站出来说道,“你们都不想被当成所有学生的公敌吧?”

       “你又是什么人?看上去不像纯血。”

        另一个华裔女孩拉着头发蓬松的女孩,小声说:“赫敏,别管,他是马尔福庄园的,是卢修斯•马尔福的儿子。”

        被称为赫敏的女孩冷笑了一下,说道:“管他马什么福呢,秋张你不该阻止我!”

       “泥巴种!”

       “金头发的,你敢这样说我?”

       “我怎么不敢!”     

        “不就是个混血泥巴种嘛!敢这样说话?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 高尔怒道。

       “金头发的,你马尔福是吧,我倒也想看看我韦斯莱打不打得过你!还有你又是什么人?”

      “你这个韦斯莱,瞎吵吵什么?马尔福少爷没怪罪你就很不错了!”克拉布也在一旁帮腔。

       “你们……别吵了……”

       德拉科现在突然有点想念哈利,也许他会帮他说话。也不知道教父和疤头在搞什么,简直慢得…

       "Be quite!”麦格教授受不了了,喊道。

        看着将要打起来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马尔福先生、韦斯莱先生、高尔先生、克拉布先生。我想你们也许需要翻翻校规,假如你们不想刚开学就被扣分的话!另外,格兰杰小姐,张小姐,懂得制止同学的不规范行为,应该表扬。好,闹剧就到这里,现在跟我走,没跟上的后果自负!”麦格教授说着,挥了挥手。

         搞啊搞啊搞啊!刚开学就得罪麦格,被分在斯莱特林还好,要是是格兰芬多就惨了,麦格她可是格兰芬多的院长!

          不过说起来某人更牛批,刚开学就得罪了更恐怖的人。


        一行人在麦格教授的带领下来到了大厅内, 天花板上,看起来极其广阔,上面点着许多蜡烛下面四条长桌坐着学生们,长袍也分为四种颜色,对应的是四个学院。格兰芬多的红色最为扎眼,还有斯莱特林绿色,拉文克劳蓝色,赫奇帕奇黄色。正前面的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矮个子教授弗利维,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奇洛,占卜学教授特里劳妮,草药学教授斯普劳特……旁边空了一个位置。

        “哇喔!”罗恩抬头看看天花板惊奇道。

        “切,没见识。”德拉科在一旁揶揄道。

       “神奇吧,他们在天花板上施了魔法!让它看起来很辽阔!我曾经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上看见过。”赫敏自动省略德拉科的话,一面欣赏,一面跟秋张说着。

       “孩子们,欢迎来到霍格沃茨!我是你们的校长邓布利多。下面的仪式,想必麦格教授已经很你们说过了。那么闲话不多说,开始分院!”邓布利多笑眯眯地说。

      “下面,被念到名字的孩子过来,戴上分院帽,”麦格教授扶着眼镜拿着一张牛皮纸边看边说,“第一个,赫敏•格兰杰!”

       “头一个就是那个赫敏!”看到赫敏站起来,德拉科对高尔和克拉布笑道。

        “赫敏,加油!”罗恩对着赫敏地小声说,赫敏有些惊讶地看了看罗恩,轻轻地点了点头。

       赫敏径直走向椅子淡定地坐下,麦格教授把分院帽戴在她头上。

       “哦哦,是个可爱的小女巫啊。让我看看你的内心……爱看书,爱憎分明……我想你应该是拉文克劳?不不不,是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那桌的学生们立刻鼓起掌

        赫敏微微一笑,在格兰芬多那找了个位置坐下。

   

       “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冲罗恩挑衅地看了一眼,随即坐在椅子上。

        “斯莱特林!”分院帽丝毫没有犹豫,立马说道

        斯莱特林的学生也不甘示弱地鼓起掌来。

        德拉科满意地冲罗恩和赫敏撇了撇嘴,随便在斯莱特林的长桌上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看戏。

   

         “斯莱特林?”纳威问。

        (“下一个,秋张。”)

        “就是专门出黑巫师的学院,通常称之为蛇院,汤姆•里德尔就是来自斯莱特林,”罗恩解释道,"除了校长邓布利多,魔法界还没有人能打得败他呢!邓布利多可是最伟大的白巫师(“拉文克劳!”)哦,对了,不是说哈利•波特今年会来霍格沃茨吗?骗人的吧…………额,据说德拉科•马尔福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是个食死徒呢!……反正斯莱特林出来的巫师都不是好东西。”      

         “下一个:罗恩•韦斯莱。”

        “纳威,到我了,希望我们能在同一个学院。”罗恩说着,走向椅子。

        “又一个韦斯莱!那么不用迟疑、犹豫什么了……格兰芬多!”

       


         “下一个,哈利•波特"                                                                                                                              •ิ_•ิ

        

       “Harry•Potter?就是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

       “真不知道当年他是怎么活下来的,那可是神秘人!”

       “早听说哈利•波特要来,只是还没见着人。"

       “怪不得今天我为了找纳威的蟾蜍跑遍列车的所有的车厢没看到任何疑似波特的的人……也没看见那个什么尔福呢。”(〇_o)

       “怎么是跟斯内普教授来的啊,我听我哥哥弗雷德和乔治说,Severus•Snape可是整个校最严厉的教授,是斯莱特林的院长,还是个魔药大师,教魔药学,不过据说对奇洛—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职位觊觎已久,脾气古怪,总是穿一身黑袍,又住在地窖,人送外号油腻腻的老蝙蝠。”

        “我们是不是应该猜测一下哈利•波特与斯内普教授的关系?是父子?还是教父教子?或是朋友?还是……?”

        “他们应该没什么关系吧?不是说在麻瓜界的将入学的小孩都会有教授去接啊。”

        “只不过哈利波特是那只老蝙蝠去接罢了。”

        “别瞎说,讨论教授可是会被扣分的!都不想被扣分吧!”

        …………

         “邓布利多教授,麦格教授,疤……波特是跟斯内普教授一起来的,月台失效了,他们骑扫帚来的,我和父亲也是一起来的。我们先到了,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迟到了。”德拉科站起来镇定地说。

     

       “Silence!

       “孩子们,波特先生迟到了,那么先请下一个分院……纳威•隆巴顿!”邓布利多愣了一下说道,目光有些担心的意味。

       西弗勒斯居然骑扫帚?他难道不是最讨厌这种鲁莽的运动的吗?

      “去吧纳威,我想你也是个格兰芬多。”罗恩说

       果然,同样冲动的隆巴顿也被分到了格兰芬多,纳威笑了笑,狂奔到格兰芬多的长桌那与罗恩坐下。

       “下面说一下校规,三楼右手边的走廊绝对禁止进入,除非你想失去意识、灵魂出窍、死无葬身之地。还有,禁止进入禁林。其次,禁止夜游,费尔奇教授和,斯内普教授会在夜里巡查……”

        “我希望你们夜里最好老老实实的在你们宿舍的床上躺着,假设你们不想一人领一堆地窖服务,并被扣光学院的分话…”

         大门被啪的撞开,一个坐了两个人的扫帚呼的飞了进来。

         “波特!教父!”德拉科兴奋地站了起来,(不失贵族风范地)大叫道。

         “阿不思,我来迟了。”斯内普脸色极差的带着哈利径直飞到教师席并对一直抓着自己的袍子的某人说道:“波特先生,我假设,你是不是应该放开我的衣服?”

        “哦,抱歉,先生。”哈利恍然大悟,放开手。

        “哈利波特,”邓布利多说着,站在哈利面前,“我是霍格沃茨的校长,欢迎来到霍格沃茨。”

       “抱歉,校长,我们来迟了。”

       “哈利,你脸色不太好,”邓布利多很自然地叫着哈利的教名,不过除了哈利没人听得见,“要不要来点蜂蜜公爵的新品?”

         “不了,谢谢。”哈利才不会告诉邓布利多他和斯内普刚刚提前遇上了摄魂怪。

         斯内普很容易就知道邓布利多在跟哈利说什么,这个老蜜蜂就是那么喜欢甜食。斯内普理了理长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巨怪们,更是越看越烦;再加上刚刚毫无防备的跟摄魂怪正面交锋。

        真是讨厌,真想扣光他们的分。

       “下面哈利波特分院。"

        斯内普也很好奇,假如这小崽子被分在格兰芬多,他一定会扣光他的分。

        哈利接收到斯内普平(非)淡(常)如(好)水(奇)的眼光,临时改变自己的想法。

        显然斯内普想他进格兰芬多,想扣光他的分,那么,他就是不想让他得逞!

        要知道,斯内普对斯莱特林的偏心可是众人皆知的!

         当年,因为自己不想进斯莱特林,所以分院帽才将他分入格兰芬多,那么……

         哈利顺从地坐上椅子,麦格将帽子戴在哈利的头上,一(心)脸(怀)茫(鬼)然(胎)。

         准没好事。

 

         “啊哦,这不是小救世主嘛!好嘞,让我看看你的大脑~哇塞,这有很多~~”

       “嘘,你小声点。”哈利说道。

       “放心放心,不会有别人听见的,哦你这样跟我说话,还记得当年……也…………不过——你的大脑可真让我吃惊呢,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一岁小男孩应该拥有的噢~~~”

        “让我想想你应该被分在哪个学院——嗯?格兰芬多或斯莱特林?你确定只选这两个学院?嗯嗯嗯?大脑封闭术?你小子怎么会用这种魔法?一个十一岁的小孩是怎么学会的?甚至还有摄魂取念?哦不,你是一个穿越者?噢噢,你脑子里有一个不好的东西,和汤姆里德尔——也就是伏地魔同根同源,这可不大好……”

        “是的,我来自战后的魔法界。”

        “哦哦,我能看得出来~~~~”

        哈利本来也没打算跟分院帽撒谎。

        伏地魔?是他脑子里的那个魂片?

         对哦,分院帽那么神奇厉害,为什么当年没有发现他脑子里的魂片?         

        分院帽迟迟没有作出决定,众人等等得有些烦躁。


       “是不是分院帽坏掉了?”

       “不会吧,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嘛!”

       “那就是哈利•波特的脑子里有什么?”

       “有可能噢!”

       “嘘嘘小声点,麦格教授在往你这儿看……”

          …………


         斯内普明天会扣光他们的分的。哈利望着一脸黑的斯内普,想着。

       “快别说不相干的了,”哈利说,“现在他们都在怀疑我了,要分就快点!”

       “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呢~”

       “那么,我还是不要进格兰芬多了吧。”哈利一脸轻松地说。

       "那么……”分院帽提高了声音,“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


       所有人听了个一清二楚。


      斯内普的脸色又黑了几个档次,眼神极其可怕,直接把和他对视的某只小獾吓得哭了起来



  


        

       



—————————————————————

【汗】我发现我好长时间没更文了~~~

         

       

❌考神保佑,逢考必过❌


(13,14.)要考试的我好慌呐。祝考过试的人成绩理想,没考的人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 祝@裕禧.,考神降临!!⭐

<><><><><><><><><><><><><><><><><>


“教授好!”几个格兰芬多见了斯内普低下头问着好,又轻轻瞟了一眼斯内普,实在是憋不住扑哧一声大笑了出来。


什么意思?这几头狮子怕是又在想什么歪念头整他吧?不然怎么看到他就笑?放马过来,他倒是不介意把格兰芬多的宝石全部扣光。

斯内普弯了弯唇,加快了脚步。


奇怪的是,路上遇见好几个应该是中规中矩的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但这群小动物们一个个都是先恭恭敬敬地打招呼,然后无一例外的冲他大笑,最后被他的眼神吓退。


什么情况?难道霍格沃茨的学生们的可怜的脑子都被巨怪病毒入侵了吗?是不是应该考虑做做专门针对这种巨怪病毒的魔药了?他是不是应该跟邓布利多反映一下情况?

斯内普边思索着这个问题边接着往前走。


沿路遇见了高尔,克拉布,德拉科这一帮斯莱特林,前两个绅士地鞠了个躬跟压根没有抬头。后一个看了一眼他的教父,招呼都没打就愣在了原地。


这个的反应更让人琢磨不透。总不会是自己脸上、头上有什么吧?看来德拉科也要好好管管,不能让他在跟那群“被巨怪病毒入侵的学生们”一块玩了,他需要好好看看两本书——《论未成年巫师如何躲避巨怪》,《未成年巫师隐瞒自己的情绪的一千一百一十一法》。噢噢,看来全校学生都应该人手一本,还要抄写背诵。


斯内普想着,差点儿笑了出来。


斯内普来到校长室,麦格教授和弗立维教授刚刚从里面出来。


“西弗勒斯?!”麦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假设你的眼睛没有出问题,那你应该知道是我没错。”


“你瞧你说的……”麦格有些尴尬。”


“西弗勒斯,你换口味了?”弗立维出来打圆场。


“?”


“没事没事,邓布利多找你!”弗立维坏笑着说。


“噗哈哈哈哈嗝,”刚刚还在吃巧克力蛙某校长毫无形象笑得瘫在椅子上,“你这样……是逗我们开心吧!哈哈哈嗝…”


见斯内普仍然一脸茫然,于是邓布利多不知道哪弄来一面麻瓜的镜子对准斯内普。




镜子里,映着男人略显苍白的脸——衣着:无误;面孔:无误;身体:无误;头上:很TM的有问题啊!!!!!!!!



男人头上别着一个淡粉色兔耳朵的发卡,居然还被施了无感咒!怪不得他什么也没感觉到!!


看起来极为怪异。


斯内普很清楚听见自己理智断裂的声音:


格兰芬多扣一百分!Harry Potter 一个学期劳动服务!!



“哈利•波特,你是不是闲的发慌!!”斯内普一进地窖就对穿着睡衣的哈利怒气冲冲地喊着。


“西弗,哪有啊!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多跟他们那群学生交流交流嘛,天天上课就搁那板着脸,你再这样子下去罗恩赫敏怎么可能能赞同我们在一起啊?”哈利不满地嚷嚷道。




“很抱歉波特先生,我只能说你的办法恐怕只起到了反作用,你打算怎么补偿你的教授?”



“你说呢?”




<><><><><><><><><><><><><><><><><>





















(西里斯:詹姆要掀棺材板了怎么办,在线求助)












•••••••••••••••••••••••••••••••••••••

那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无感咒,编出来的啊,不要太认真…………

1.9斯教生日

生日快乐!🎂🎂🎂

                             第三章

      没鼻子?说的貌似是伏地魔。

      不过,这中间可疑的停顿呐。

      “教授,教授?”眼前的男孩小心翼翼地讯问斯内普,“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了?”

       “嗯?波特,你就这么想走吗?我假设一个十一岁的男孩,最起码应该哭哭啼啼一阵子再依依不舍地离开?不是吗?”

        是……试探吗?

       于是哈利可怜兮兮地说:“教授,你也看见了,我姨父母,表哥对我都不好,我又没有父母……所以……我也不想留在这里了。”

        哈利趁机帮斯内普加深一下自己在他心里“被虐待被家暴被当成家养小精灵的营养不良的可怜的小男孩”的形象。

       看起来相当成功。

       

      “教授,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在哪?”哈利推着车望着来往的巫师或是麻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讯问着斯内普,“是不是在第九和第十个站台之间呐?”

      “看来波特姓的小鬼还是有点脑子的,”斯内普习惯性讽刺道,“当然不会有人怀疑你是装出来的。”

       哈利自动忽略了斯内普的后半句话,一脸无辜地打着哈哈:“教授,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怎么过去啊?”

         果然是魔药大师,这么快就怀疑他了。

         斯内普当然不会认为哈利没有听见,但却不再试探。

     

       “西弗勒斯,”一个声音听着耳熟的人拍了拍斯内普的肩膀,“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

       斯内普偏偏头,看清来人,道:“我在帮阿不思办事。”

       哈利也看了看来人,是卢修斯•马尔福。再往他身后看,一个跟他一般大的金发男孩也正看着他,是德拉科•马尔福,旁边的是纳西莎。

       “西弗勒斯,跟我来一下,有些事要跟你说,呃,纳西莎也来。德拉科,你在这儿等一下,”卢修斯说道,“你俩认识一下。”

       “波特,你最好老实待着,过会我回来要是没看见你的话……你知道后果。”

        这个老混蛋居然又扔下他走了!走了还不忘威胁他一下!!尼玛什么人呐!!!

        哈利在心里狠狠地啐了这个老混蛋一口。


       “你是哈利•波特吧?那个传说在黑魔王手里活下来的黄金男孩?”德拉科率先开口,“你额头上果然有个闪电状的伤疤!”

        “嗯。”哈利对德拉科没什么好感,敷衍道。

        “呵,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呢,能活下来恐怕是命大吧。”德拉科鄙夷地说。

        “谢谢夸奖。”哈利奇迹般地没有反击回去。

        “有意思,交个朋友?我是德拉科•马尔福,是魔法界的一个古老的纯血家族。”

         “随便。”哈利简洁地一句话几个字概括过去

         卢修斯估计是找斯内普谈伏地魔,毕竟他记得斯内普现在应该还是食死徒。

        “疤头波特!”德拉科感觉自己被人无视了。

        啊?

        看起来“疤头”这个绰号提前问世了。

        “疤头,”德拉科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居然不理我?!别以为你认识我教父我就不敢动你!”

        斯内普是德拉科教父。

        哈利挠了挠头,无害地一笑。

   

       “波特?”“德拉科?”斯内普和卢修斯纳西莎回来了,于是哈利躲在斯内普身后还“不安地”抓着斯内普的袍子。

        演得也太棒了!真想为他喝彩!

        德拉科在心里怒吼着。

        “德拉科,你俩聊的怎么样?”纳西莎摸着德拉科的头笑眯眯地问道。

       俩人难得默契地哼了一声。

   

      “波特,德拉科,你们在我们数三下后推着车冲过去。”纳西莎指着那堵墙说,“不要回头。”

      “母亲,您是要我撞墙?”

      “那是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入口,”斯内普嗤笑了一声道,并瞪了一眼德拉科。

      没见识!哈利因为这个窃笑了一下。

     “波特,看谁快?”

     “哼!反正不是你!”

     “波特,德拉科,准备,3,2.....1!”

     德拉科超前冲了过去,哈利紧随其后。

     “马尔福你赖皮!!”哈利大叫道。

     “有什么赖不赖皮的!”

     “嘭!嘭!”

     俩人一前一后撞在墙上,个个眼冒金星。

  

       “呜呜呜呜……教父,母亲,你们骗人!

       难道是月台失灵了?没道理啊!那,是谁?邓布利多,西里斯,莱姆斯,斯内普,多比……等等!!多比?不会是多比吧??

         想到这完全有可能,哈利立马躺倒装晕。

         看着傲娇小贵族呜呜大哭,哈利默默笑了笑。

        斯内普叹了一口气,将哈利拉起,心疼地(?)摸了摸哈利的脑袋,抱着哈利说道,“卢修斯,看来这个月台出了点问题。”

        “是啊怎么办,总不能不去霍格沃茨了吧?”

        “这样,你们俩骑扫帚去,我就不跟着了。”纳西莎说着抬脚幻影移形走了。

         “可是……”斯内普犹豫道。

         卢修斯抱起了德拉科,说道:“你不会骑扫帚吗?我记得你当年……”

         “那些事不要再提”斯内普厌恶地回答。

         “好吧,西弗勒斯,你会骑扫帚,那么现在,要带上波特,去霍格沃茨。我和德拉科先走了。”卢修斯招来一把扫帚先走了。

          哈利在斯内普怀里一阵憋屈,显然斯内普是想起当年詹姆,小天狼星,莉莉,卢平对他的欺辱,这同时也是上辈子斯内普处处针对他的原因



                        Wait!!

   

       卢修斯这家伙会骑扫帚???

     

       更恐怖的是斯内普也会????

    

       梅林的花裤衩啊!!!!!!!

  


      


















 (斯内普 :我什么时候不会了!我只是讨厌这种运动而已!!)


 

 ⭐魔药大师╳救世主⭐

 ⚡⚡⚡⚡⚡

                                 第二章

       “阿瓦达……”

 

       “咒立停!”


        一个极为阴冷的低喝从黑暗处传出来,一个高高的黑影挡住了哈利的视线,念了一半的咒语被生生截住。哈利眼前一黑,头重脚轻地倒了下去。黑影立刻奔了过去,将哈利接住,立刻扔了一打医疗咒,检测哈利的情况。

        是斯内普……

       这是哈利晕过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斯内普心情不好,非常的不好。

       他没想过哈利会用阿瓦达索命。更没想过莉莉的儿子会在自己面前倒下,而且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不知道哈利在德思礼家里有没有吃饱过……八成是被当成家养小精灵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最好不要让他看见家暴的痕迹。

       等哈利醒来他一定会给德思礼一家惩罚的。

       斯内普皱着眉头恶狠狠地想。   

       “咝……”哈利捂住自己的额头,呻吟了一声。

       斯内普见哈利醒了,踢了踢正在装死的德思礼一家,吩咐他们辟出一个房间让哈利休息。

       于是傻达利把斯内普和哈利带到了碗橱里…

       斯内普打开碗橱的房门,看清楚莉莉的儿子居住的地方后,青筋暴起。

       他现在也想用阿瓦达索命。

       无知的麻瓜,你们虐待的可是我们的救世主。

       “等波特好一点我会带走他,”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这是通知,不是提议。”斯内普挥挥魔杖,给德思礼一家施了一个石化咒,为期一天。又来了个一忘皆空,才满意地点点头。

      

       哈利的状态很不好。

       那道闪电形的伤疤又红又肿。

       他在作恶梦,而且绝对不是头一回作。

       斯内普将哈利放在床上,从随身带着的两种魔药一经调和灌入哈利的嘴里。

      “咳咳咳咳……”哈利睁开眼,斯内普站在床边,一脸嘲笑地俯视着他。

        这个老混蛋!

        想到他应该不认识斯内普才对,所以哈利假装怀疑地问:“你是……?”

        “你的魔药教授,”斯内普答道,  “波特先生,我想你不会不知道这种不可饶恕咒是绝对不能对麻瓜用的吧?你脑子里是塞满了芨芨草吗?”魔药大师轻愤怒地说,“我假设你没有丢掉你的脑子,那么你应该知道未成年巫师在校外的规则。”

       哈利也很懵逼,很努力地消化着斯内普的话:他刚刚,用了阿瓦达索命??还是在麻瓜的世界里???梅林啊!他能说他一点也不记得了吗???

        “哈利•波特,”魔药大师盯着哈利,那种迫人的气势使哈利瞬间安静,“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跟阿不思反映将你从霍格沃茨一年级新生命名单中除名……毕竟你连阿瓦达索命这种咒语都会使用……就凭这个,霍格沃茨已经没多少可以教你了。”

         “不不不,教授,这毫无道理。”哈利反应过来,他可不想被除名,“我压根不记得我用了索命咒。”

         “你当我的眼是瞎的?”斯内普讽刺道。

        “不,但是,教授,那你为什么也在这儿?”哈利自以为很完美地掩饰住了眼底的不信任,反问道。

         Well!居然怀疑他!他可是他教授!这混小子果然跟他那父亲一样惹人讨厌!真不知道当年他是怎么在伏地魔手里活下来的!

        “收拾你那堆东西,过会去买你的魔杖。”斯内普怒极反笑道。

        “额,教授,我好像有魔杖。”

        没错,会用咒语的人貌似是应该有魔杖,当然,不包括无杖魔法。

        魔药大师黑着脸想了想,又说:“猫头鹰?”

        “魔杖就是它送过来的,哦,它叫海德薇。”

        “那长袍呢?嗯?”

        “我从海德薇给我的单子上买过了。”

       “Well,看来一个猫头鹰勤快到不用我带小毛孩四处买东西了,"斯内普的脸越来越黑,"这样也好。现在把你的猫头鹰、魔杖、袍子,还有你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带上,去国王十字车站,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目的地是哪?教授?”哈利警惕地问道。

        “放心,还没人对你那毛还没长齐的身体有兴趣,我又不会卖掉你。”毕竟你是我们的救世主。斯内普的脸色暗了暗,快跟他的黑袍一样黑了,“还有,我倒是很想知道一个十一岁的小孩,”斯内普凑近哈利,“是如何在没有任何教授教导的情况下,学会魔法的?莫非你是天生的?生来注定是救世主?”

         把魔法界的希望这样寄托在这样一个冲动十一岁的男孩身上,前途渺茫啊。

         哈利缩在床角,战战兢兢地盯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不安地抓住被单。

         这个人,简直是玩弄人心的魔鬼,要不是他上辈子也是他教授……

         斯内普不知道他被人腹诽了。

         哈利•波特的茫然看起来不像假的,那是又什么操控着他?


         “波特,”斯内普说,“我可否有幸知道你的梦境?”

         这个老混蛋好像是精通摄魂取念的吧?!那还争求个**意见呐!

         哈利还不想让斯内普知道自己是未来人,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给卖了。

         虽然他还不知道斯内普猜到了多少。

         说不定,全部都猜到了呢?

         “嗯……绿光,一个尖叫的女人……还有,伏……”他立马改口,“还有个没鼻子的家伙……”

       
        

我假设…………

⭐斯内普╳来自未来的波特⭐💦

👍不会弃坑(我也不知道),放心食用


                            第一章

      “哈利•波特!”一个大嗓门怒吼着。

      无人应答。

       “哈利•波特!”那个声音不耐烦了,与此同时,一个目测约180kg的胖子使劲敲打着楼梯下面碗橱的门,里面磨磨蹭蹭地走出来一个绿眼睛的人。

      “哈利,我想你应该清楚你应该做什么。”

      “是的,姨父。”某人似状瑟缩地眨眨眼,一脸无辜的回答。

      “我问你,连这种睡过头的事都能做出来?”

      “抱歉,姨父,”某人仍然似状害怕的样子,“我明白……”

      “马上去弄早餐!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弄砸了可有你好受的!”

      哈利立刻奔向客厅,专心做他的早餐。


      哈利做好了早餐,端向餐桌,德思礼一家盛装打扮:姨妈佩妮穿着一件长裙,长到基本可以拖地,也不知道是太长了还是她太矮了。表哥达利穿着一件带着大蝴蝶结的神奇西装。而姨父弗农穿着一件极隆重兼过时的西装。这让他们看起来十分可笑。

      看着达利,哈利非常努力的憋着笑,看起来达利也不是很喜欢这件衣服

      “Mom!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件衣服!他让我看起来像个疯子!”达利一点儿也不情愿。

     “哎呀呀,我的小乖乖,今天是你的生日,一定要穿啊,你瞧瞧 多么的体面……好了好了,就穿这一天,哈利!给你的表哥再盛一碗饭……好啦好啦小乖乖,待会儿礼物给你双份的!来来,小寿星吃点小饼干,好吃得很!”佩妮自然而然地哄着早已过了十二岁的巨婴达利,“哎呀呀,小乖乖听话啊,咱就穿这一天!”

       某人很不厚道地笑了一声,像佩妮这样娇惯儿子的还真是少见,不得不说。

      “Dad!听见没!哈利他嘲笑我!”达利正一肚子火,自然而然就把战火引到哈利头上。

       哈利非常努力地制止自己的脾气,已经跟长时间没有给人做过饭的他现在给这一家做饭,让他感觉很新奇,毕竟以前是金妮在做。



        哈利•波特来自未来。

        准确的来说,现在的救世主被未来的救世主代替了灵魂。或者说十几岁的哈利•波特骨子里是个四十几岁的大人,是未来的波特。

        哈利只记得,之前,他为了找那个伏地魔的魂器,然后就不知道怎么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回到德思礼家了……

        所以他这样,穿越了???

        哈利突然有种把梅林从天上揪下来狂揍一顿的想法——梅林也太闲了吧!就这样让他重来?这样不负责任?邓布利多教授,弗雷德,多比,西里斯,卢平,斯内普教授……让他重新去感受一下绝望?重新让他们死去……不过这回他可不允许!

        “哈利•波特,我想你应该记得,是我们收养了你!不要在这儿惹我们不高兴!今天是我儿子生日,你就更不可以惹他!要是让我看见……”弗农赤裸裸地威胁着哈利,语气很是厌恶。

         “抱歉,姨父,”哈利及时装起自闭儿,“我很抱歉,姨父。但是表哥的衣服……"

         “我们家不用你来评头论足!”   佩妮在一旁大声的怒吼着 。

        哈利为了演一个自闭的十二岁男孩不可以做的事中就有不要顶嘴这么一条。

        哎呦,我这暴脾气!

        哈利恨不得一个阿瓦达过去。

        话说,今天是达利生日,所以,据上辈子的记忆,那么今天应该一家要去动物园才对。

        所以他是不是应该期待下看达利出洋相?

        不行,想法太恶劣!

        等等,海格什么时候来找他?

        “哈利•波特,本来我还打算待会儿带你去动物园……看起来啊,算了吧!”弗农耸耸肩,摇了摇头“你还是在家里看家吧!”

        达利和佩妮也在一旁哧哧直笑。

        哈利只觉得血气上涌,想来个阿瓦达的的想法欲加激烈。

        “阿瓦达……”

        念了一半的咒语被生生打断。

    

       “咒立停!”